网站主页 > 甲醇 > 新闻专题 > 甲醇市场面临成长烦恼 上下游企业参与不积极

甲醇市场面临成长烦恼 上下游企业参与不积极

发布日期:2012/12/5 10:23:52

    国内第一个上市的危险化学品期货品种——甲醇期货,正面临一个烦恼:除了贸易商参与较积极,对产业上下游企业来说,参与度还有待提高。
     11月26日至28日,中国证券报记者随郑州商品交易所赴西北地区调研时发现,内蒙古鄂尔多斯及陕西榆林一带甲醇主要生产企业对期货工具认识不足,与华东和华南地区相比,尚处在一种“坐着不动筷子”状态。
    甲醇期货东南热西北冷
    寒冬来袭,草原枯败。取暖需求日渐旺盛,西北地区“羊煤土气”优势凸显,内蒙古及陕北一带高速公路上,整列的运煤车、甲醇罐车成了冬日里的一道风景线。
    富煤、贫油、少气,六个字概括了中国能源结构。为了深挖资源附加值,把煤制成甲醇、烯烃、二甲醚等产品的煤化工产业如火如荼。
    资料显示,中国目前已是世界上最大的甲醇生产国和消费国。2011年中国甲醇生产企业295家,总产能约4650万吨,产量2627万吨,进口量573.2万吨。
    为了完善中国能源化工期货品种体系,扩大中国对全球甲醇定价的影响力,甲醇期货于去年10月28日在郑商所挂牌上市。
    本报记者此次西北地区甲醇调研第一站是位于鄂尔多斯的内蒙古远兴能源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总经理贾栓表示,西北地区参与甲醇期货有一定局限性,企业经营理念较为传统,真正懂期货的人很少;离销区的运输半径过大导致交割不便。
    据郑商所统计,自2011年10月上市至2012年9月底,参与甲醇期货交易的法人客户数(不含开户但未交易法人客户)从85户增加至315户,以月均12.65%的速度增加。郑商所甲醇期货负责人沈凯欣说,市场对甲醇期货认可度逐步提高。总体而言,华东、华南等主要甲醇进口地区产业客户参与较积极,西北等甲醇主产区参与度仍有提升空间。
    参与“缺位”或因“缺库”
    目前,国内甲醇生产分为煤制式、天然气制式和焦炉气制式,而以煤制式为主。从国内甲醇生产和消费情况来看,生产企业主要集中在西北,消费企业主要集中在华东、华南、华北。
    记者拿到的一份行业相关调查统计数据显示,今年9月,在甲醇期、现货价格关联度上,华东地区相关性系数达0.8389,华南地区0.7608,而东北、华北、西北地区相对较低。
    统计数据显示,华中、西北地区企业关注甲醇期货,报价时会参考期货价格;华北、东北相关系数较低,主要因为离交割仓库较远,交割方面有顾虑。
    与国内已经上市期货品种不同的是,甲醇属于易燃危险品,运输要求高,运输半径过大将使运输成本和事故率大幅升高,这一特点使甲醇期货在交割上具有特殊性。为此,甲醇期货特别采用“标准仓单指定交割仓库+厂库”交割方式,这也是郑商所历史上首次采用厂库交割方式。
    西北地区距华北、东北销区较远,目前尚未设交割厂库。据了解,目前甲醇期货有江苏7个交割仓库,河南1个交割厂库,山东2个交割厂库。
    贾栓告诉本报记者,该地区生产企业已经开始关注甲醇期货,并在销售时较多参考甲醇期价和走势。业内人士指出,不可否认的是,西北地区靠近煤炭、天然气等资源地,是国内甲醇主产区,作为产业上游在甲醇期货中“缺位”,使得甲醇期货“天然活水”不够。
    生产企业套保意愿强
    甲醇西北主产区“不动筷子”,却不是不想。此前不久,内蒙古鄂尔多斯地区连下三场大雪,导致内蒙古地区甲醇外运困难,再加上下游需求不旺,内蒙古甲醇现货价格快速下调。
    规避类似价格风险,对一般企业来说,都存在这个需要。业内人士表示,如果企业没有参与套期保值,一旦甲醇外运受到影响导致“胀库”,生产企业就不得不降价销售。
    在整个西北主产区,并非远兴能源一家有这样的需求。在本报记者调研的第二站——榆林,一家大型煤制甲醇企业负责人表示,西北地区甲醇生产企业的销区是陕西、山西、河南、河北、山东等地区,而多以公路汽车运输为主。
    该负责人表示,此前西北地区受连续三次雨雪天气影响比较明显,道路沿线都规定了危化品车辆上高速路的时间,导致运输周期延长(相比平均2天)、运输成本增加,物流公司拉货积极性降低,生产企业不得不降价销售,以免增加库存。
    “一般雨雪天气对铁路运输影响不大,汽车运输影响要两三天,但类似连续强降雨雪天气很难遇到。”贾栓告诉记者,当前西北地区甲醇企业整体库存水平与去年大体持平,相当数量的企业开始大幅增加库容,之前因“胀库”而不得已降价的情况有所减少,现货价格经过调整目前已开始企稳。
    贾栓也认识到,由于受到国际原油价格等多种因素影响,甲醇价格波动剧烈而频繁,参与期货市场交易与现货市场交易相结合,能有效拓宽销售渠道。此外,可以充分利用期货市场的套期保值、价格发现功能,有效防范和化解甲醇产品市场价格剧烈波动的风险,保持持续稳定的经营效益。
    据本报记者了解,远兴能源在参与甲醇期货和设立交割厂库上较为积极,目前正在进行前期准备工作。“下一步争取在西北地区设库的话,一旦公司被设立为交割厂库,交割是怎么送,运输成本多少钱。”贾栓表示,西北地区生产企业参与甲醇期货,确实面临一些很实际的客观因素。
    西北主产区设交割库疑虑
    远兴能源作为西北地区一家较大天然气制甲醇上市公司,目前拥有全国最大的已投产甲醇生产基地,拥有4套甲醇生产装置合计产能约为133万吨,厂区共建有10万吨甲醇储罐,甲醇生产原料为天然气,并且在运输方面有铁路专用线和较强大的公路运输体系。
    贾栓表示,远兴能源40%左右产品通过铁路运往销区,60%左右通过公路(高速公路)运输,一般来说雨雪天气对铁路运输影响不大,而对公路影响较大,下一场雨夹雪可能会导致运输中断两天。
    贾栓透露,政策方面也会对运输产生较大影响。由于运输需途径北京,作为危险品的甲醇就很难通过铁路进京。另外,贾栓还坦陈,铁路专运线方面,包括合资铁路、国铁等,各段需要申请,因此这方面也存在一些不确定性。
    华安期货研究中心总经理张华表示,假如运输难以确保,交割就不一定能按时按质完成,对买方来说就存在不公平,不利于市场的健康发展。
    张华说,如果在西北地区设库,就不可避免出现类似交割问题,相关企业对设库积极性非常高,只是有利于卖方而不利买方,设库如果不能保证交割效率,即便设库最终也只是个虚设。实际上不妨在华北、山东等销区设库,对买方卖方均有利,也能提升甲醇期货参与度。
    郑商所甲醇期货负责人沈凯欣对本报记者表示,为了将甲醇期货做深,充分发挥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除了西北地区外,郑商所日前还对浙江、福建、广东等地区进行了调研,不少企业对在当地设交割仓库表现积极,郑商所也有意寻找一些新的“点”作为交割厂库,适时调整并合理化布局交割库。
    业内人士建议在西北设甲醇交割厂库
    针对甲醇西北主产区在甲醇期货中参与度不够的问题,业内人士建议,不妨在该区尝试设立交割厂库。
    中国证券报记者目前调研的第一站是位于内蒙古的鄂尔多斯市,第二站是陕北地区的榆林市。调研结束后,中财智库总经理徐智龙与华安期货行业研究
    中心总经理张华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要积极引导主产区企业参与甲醇期货交易。
    中国证券报:此次西北主产区甲醇调研后,对该地区煤化工方面有何认识?
    徐智龙:煤化工会成为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它代表着国家未来能源化工一个方向。如今煤炭价格在跌,如果可以把已经开发的煤炭很好地利用起来,就能达到综合利用效果,对振兴西北地区经济来说,未来煤化工也是一条非常不错的途径。
    比如,动力煤按650元一吨,运费100公里30元,从西北地区运到华东地区大概为1500公里,铁路运输1800公里,就是说运费400元至600元,如果做成甲醇,就是4倍于煤炭价格,而甲醇制成烯烃,就是3倍于甲醇价格。如果下一步发展生产聚乙烯、聚丙烯,大概是15倍于煤炭单价。因此,国家应该积极引导西北地区把产品附加值做大,解决东部、东南沿海环境问题,相信这是一个很好的尝试。
    中国证券报:甲醇期货上市一年多来,交易活跃性不够,原因是什么?
    张华:甲醇期货还是一个新品种,尤其是规模化企业一般是“风险厌恶者”,参与期货交易相对谨慎。对于这类企业一年来还没参与是可以理解的,但至少已经在关注和做准备了。而包括政府、交易所、期货公司、新闻媒体需要做工作,引导企业合理运用期货工具。
    甲醇期货刚推出来时,我们也接触了很多贸易商,对甲醇价格走势的判断出现分歧,以前价格没有标杆,透明性不高,有了甲醇期货之后,上下游企业开始密切关注。但毕竟上市时间还短,流动性有限,贸易商的参与是一个渐进的过程。
    徐智龙:相对铜铝等金属品种,甲醇是低价位产品,50吨/手的期货合约单位也不算大。一个期货品种的发展,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的问题,如果下游企业只看不参与,定价基地就会缺失。
    甲醇下游比较复杂,多数企业参与期货兴趣有限,下游企业普遍都是三五万吨的规模。交易所可以尝试在西北地区设立交割库,探索交易能不能活跃。
    中国证券报:如果郑商所要调整甲醇期货交割厂库,如何协调买方与卖方的利益?
    张华:即使在西北设立交割厂库,甲醇期货交易未必就会活跃起来,交割库是一种资源,如果设立在西北,令该区厂家有很大的卖方优势,如何协调买方利益?至少要让卖方愿意交割。煤化工消费区集中在东部,但物流、天气、危险品和交割时间等因素的存在,可能使得大量参与交割的买方利益无法得到保障。
    虽然西北主产区参与甲醇期货刚起步,但要看到他们时时刻刻在关注着这个期货品种,可以反映出生产企业是有实际需求,只是要均衡买方和卖方关系,不妨考虑到主产区和主销区设立交割库,这样对买卖双方都好。

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官平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ChemicalBook网站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